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淫荡人妻 > 离婚少妇麻将就是厉害

2021-03-23 11:08:21


三十刚过的我,在一家小型台资厂做经理,两个月没休息一天,帮老板赶出2000万的货,老板一开心;给了一万元奖金,并放我一星期的大假,本打算出去旅游的,怎奈正是暑假,老婆回老家带孩子去了,一个人出门也没多大意思!哎!还是好好睡两天再说!中午出完货,吃过中饭,下午好好睡了一觉,手机响把我吵醒!是生产部的一个女主管阿蓉打来的!说起这个主管可风骚了,早就听说很乱的,由于长得不错,二十五、六岁,胸部丰满、皮肤白嫩,所以很早就结婚,生有一女后(判给男方了),老公可能是满足不了她了,即离婚。由于她是主管,收入不低,居说,厂里只要没结婚的小男仔,只要同她说,想上她,她都会来者不拒的。开房、夜宵费用都会由她出,要是童男的还会有小费呢!但是她很少去主动找别人的。这也许是她的自尊吧!我由于有老婆在,从没找过她,再说离婚的女人,我怕麻烦!并且,她同我老婆关系不错,她要我帮她安排堂妹、表妹的工作,给过好处我老婆。现在她打我电话,难道是想主动送上门?





  “喂!是经理吗?”





  我答:“是啊!什么事!”(她虽然是我手下,但直接接触的机会不多)





  “能不能借3000块钱给我?”(靠!什么意思吗?是找借口来投怀送报?还是找我借钱泡小男仔?)





  我问:“你还缺钱吗?”





  “不是的,是我表妹要借,她妈妈生病住院了。”





  我说:“你借给她不就行啦?”





  “你也知道的,我挣一个花一个,再说我借给她,她不还了咋办?我说找你借的,就可以要财务在她工资上扣吗?”





  我想,也有道理哦!毕竟都是工厂的员工。要是凭此机会上两个女人,3000块不要了也值啊!我就说:“好吧!什么时候要?”





  “马上可以吗?银行快下班了,今天要过去!”





  我看了下表,16:00多了,我说:“好的!你叫她过来吧!”因为我的租房离工厂就百十米,很快,她和她表妹、堂妹三人一起过来了!





  (介绍一下:她表妹是我厂的仓管,都叫她“小不点”,“根号2”的身材,年龄不到20的样子,又黑又小,但是波和屁股却不小,刚进厂2-3个月,她当然不敢直接找我借钱。她堂妹可是个大美人,20刚出头,是我的文员,中专毕业,本身她是做仓管的,我的文员辞职了,她就找到我老婆,要我帮她调进写字楼的,她又把她表妹搞过来做仓管)。





  我把钱给了她后,她很快把钱给了她堂妹,(不是给她表妹)要她们尽快去银行办理,她知趣的留下来,问我:“晚上在哪吃饭?我请客!”





  果然不出所料,送上门的,虽然不是什么好货,但是女人的洞都是一样的,能放水就行,也许能补老婆不在之缺吧!我差不多40小时没睡觉,刚美美的睡了4小时起来,精神特爽。





  我说:“吃饭还早吧!你座一下,看看电视,我刚起床先洗个澡!”(我还是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,我就不开口,看你能忍多久)





  我进入冲凉房后慢慢洗,开始还有花洒的水声,之后我干脆躺在浴池里。





  她几分钟没听到声音,也许是担心我,终于开口了:“洗好了吗?”(靠!她也假正经,我可忍不住了!)





  我说:“哎!太累了,帮我擦下背好吗?”





  “好吧!”一会她把自己脱的精光来到我面前,我心想:靠!到底是等不急了!我睁眼一看,又吃一惊:“白虎”,下面一根毛都没有,这时还管她啥虎呢?有洞就行,并且此少妇丰满非常,皮肤特白。我嘴上却说:“帮我擦背,你要脱衣服干啥?”





  “我怕把我衣服打湿了吗?我又不知道你是要擦背还是要插洞?”





  靠!这么直接了!我的鸡巴早就与小肚子成60度角了!我说:“当然两个都要插啦!你准备好了没有?”





  “你当我还是处女啊?我还要准备?不是吹牛,我的洞随时随地都能插得进的。”





  “来吧!你把我的洞插爽了,我再帮你擦背。”果然是淫妇!她往水池上一扒就把雪白的屁股朝着我,此时不上还等待何时。





  我从水池里一跃而起,她看到我下面也惊叹一声:“蛙!有D3X20CM啦!”(因为她刚进来时我躺在水池里的,她没看到)





  “喂!行不行啦?能不能进得去啊?会不会把我的洞挤爆啊?”





  “开玩笑!你当你是处女啊?刚才还在说你的洞随时随地都能擦得进呢?上过你的男人没一百也有好几十啦?”





  “你当我是妓女啊?我最多也只和几个人做过,绝对不超过十个!知道我是‘白虎’了,年轻的都不和我做了!老的我又不愿和他们做!你呢?我是‘白虎’,还想干我吗?”有说和 ‘白虎’的女人干过会有晦气。





  “我才不信这套呢!我至少干过三、四个‘白虎’也照拿1万多一个月啦!”





  “我和十来个男人做过,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大的东西哦?”





  “好啦!我会温柔点的。”说着,我已把鸡蛋大的龟头抵到了洞口,淫妇就是淫妇,在没任何前奏的情况下已经‘洪水泛滥’了!女人的洞是没有大小的,只有水的多少,这种淫妇怎可能插不进去的?我用龟头在洞口摩擦两下,就把龟头顶了进去。





  “嗯!……进去啦!慢一点……有点账!”她伸手往后一摸,才知道刚进去一个龟头,说道:“哇!惨了,不被你干死才怪?别进了,让我缓口气!我可从来没被这么大的东西干过啊!”





  我按她所说,稍微停了一下,然后勐一用力往前一顶,连根进入!





  “哎呀!妈呀……”





  “我干你的洞,你叫你妈干啥?”





  “你真要把我的洞插爆裂啊?”





  “你这么淫的洞也能插爆?发动机没机油时才会烧缸的,你洞的润滑剂多的是!”





  我开始轻轻的抽插,没次抽出时我能清楚的看到把她洞壁的粉红色肉带出1CM之多,没次挤进时就会把她的淫液滞留在洞口!之前的女人除老婆外都是花钱叫的,这个是主动送上门的,别有一翻风味。她可能确实是没尝过我这么大的鸡巴。她扒在水池上,一只腿脚翘在浴缸上,动也不动地享受着。嘴上轻轻地哏着!我慢慢加大加快动作,每次都一插到底,触到花心!由于近期赶货,工作特忙,老婆也走了两个星期了!我的精已养了半个月了,插了十来分钟百十来下,就忍不住了,赶紧说:“你怎样啦?我要放啦!”





  “不要啊!我刚适应你的大鸡巴,你咋就要放呀?”靠!这次要在女人面前丢脸了!





  “放心吧!我先放掉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



  “哪好吧!”





  “你洞里能放吗?不会怀孕吧?”





  “我上环了,你就大胆的放吧!”





  我正常抽插时喜欢看我的鸡巴在洞口进进出出。得到她的可放令,我弯下腰抓住她丰满的双乳,勐抽几下,一股浓精喷射而出,抽了五、六下,紧跟着她的洞也抽了起来!好象是觉得我放得不够多要把我抽干似得!原来,她也到高潮了,只是我先说而已!我扒在她身后,鸡巴仍放在她洞里,温存了好一会才起身,拔出仍很大但软了的鸡巴,“?”的一声响,她的洞口张得象合不拢的嘴,迟迟不能合拢,她仍喘着粗气,洞口一张一息的,挤出一堆又一堆乳白色液体!





  放热水冲洗一下,擦干身体准备出客厅,这时才发现:我根本没带换的衣服进来,她也是衣服放在客厅。我们两只好都一丝不挂来到客厅,好在怕房内晒到太阳,窗廉是关着的。我的衣服全在走廊呢?我不能就这样到走廊吧!干脆我不穿衣服了,就这样若无其事的坐到沙发上休息!这个淫妇看到我没穿衣服她也大大方方的,一丝不挂的坐到我身边。这时候我才仔细打量起身边这个全裸的女人:全身雪白,身材均匀,真是人间极品。我要不是已婚,真有可能娶她了,哪怕她已离婚,哪怕她被一百人上过。





  我问:“感觉怎样?在你面前能及格吗?”





  “爽!和大鸡巴干就是爽!干过我的十来个人中就算你最大啦!”





  话题打开,她开始介绍她的性史:19 岁中专毕业,22岁就结婚了,老公比她大6岁,也是大学生,在机关工作,洞房时还是处女,老公见她是“白虎”,心里凉了大半截,因为官场上人迷信,上过 “白虎”女人就会晦气,更何况讨个“白虎”老婆天天上,但是不能就这样离婚吧,勉强完成各自的任务,根本谈不上满足,更不要说高潮了,破处时也没感觉到多痛。





  没见过大鸡巴时以为男人都是一样的,就这样也怀孕生了女。到女儿满周岁后,就有点想做了,但是老公要的周期越来越长,并且都是很勉强应付,进去没几下就放了。开始怀疑老公在外有女人,但又没证据。有次女儿突然生病,医院检查后说要住院观察,老公就把她母女俩留在医院,自己独自回家。这时才感觉到老公太无情无意了,心都凉了。晚上医生换班时她看到个熟悉面孔,是她一个中学同学,医学院毕业分到这家医院的,这个同学初中还没她考的好,上了高中再上大学的,还没结婚,但有个女朋友在县城,也是他们同学,虽然女儿住院,但遇到多年没见的老同学也是种欣慰。老同学了解了下女孩的情况,没什么大碍,你就放心吧!女儿已挂完水在休息,有护士照看着呢,病房的条件有限,你到我值班室去休息吧!我查完房就回办公室。老同学见面,少不了的寒喧,再说同学又是学医的,想当年这个同学又追过她,所以生活、生理所有话提无所不谈,当谈到“白虎”时,同学说:这是个人的生理问题,怎么和人的运气连得起来呢?想想现在自己婚姻的不幸,不由得难过起来,扒在办公台上抽泣。同学趁此机会站在她身后抓住她的肩膀,安慰她的同时抚摸着他的双肩,说道:到洗手间来,我帮你看看是不是后天性的,要是后天性的或许还有办法治疗呢?她很听话的跟同学来到办公室里面的小洗手间(这可不是厕所,是真正供医师洗手的),很自觉的宽衣解带,同学抚摸了一阵,她已泛滥成灾了,同学说:我不相信会有什么晦气?我来试一下吧!掏出鸡巴就插了进去!(儿科的医生,有没见多少女人,再说又是二十四、五的年轻人,下面早就起来了)一锺从来没有的感觉,要知道同学的东西比老公的大多了,还有同学是知道她是“白虎”时要的,再有就是偷情的感觉是另有一番的,大干了十几分钟后她全身发抖,自己都已放了三次阴水了,同学还在不停的抽插着,这时她才知道老公一切都是在骗她。





  她在讲她自己故事的同时,她的手和我的手都没闲着,说到这我的鸡巴在她的抚摸和故事的刺激下,再次雄纠纠起来,她的洞里还再往外流乳白色液体,流到沙发上湿一大块。我说:坐我腿上来,我用塞子把你的漏洞塞起来吧!她很听话的起来,背对着我,我把我的鸡巴对着她的肉洞抚正,她慢慢地坐了下去,我双手从她后面抱住她的丰满的双乳,手指拨弄着乳头,她也时不时的上下动一下,处于静态尻逼状态。





  看着A片,她继续讲她的故事:哪天晚上同学干了我四次,第一次是同学找我的,后面三次都是我主动找他的,最后两次我同学起不来了,他叫我帮他用嘴来,第一次感到女人的嘴也能尻的,并且比下面的洞好使,因为男人的鸡巴不硬下面是进不去的,而嘴正好可以弥补。我老公就是没要求我用嘴。可惜啊!我老公只干了我一个洞,之后,我老公干我时我当然不会主动提出帮他口交啦?





  我说:“你老公干了你一个洞,老同学干了你两个洞,你第三个洞还没人干过吗?”





  “后门吗?脏死了,怎么干?”





  我说:“就是后门,难道你的后门还是处女洞?”





  “当然啦!我还以为只有老外女人的后门才能干呢?”





  “太好了,还搞个‘处女’洞干一下,要知道一个女人后门还是处女的话?就是白做女人了,会另有一种感觉的!”我接着说:“起来吧!我让你尝尝后门的滋味。”





  “不吗!这样好舒服啊!干完这次再说吧!”





  “也行!就你这样动,明天早上我也不会放啊?”





  她开始加快速度,这样干了十来分钟又转过来,面对我双手抱着我膊子,抽动着大屁股,一会短行程快速度,一会大行程慢速度。折腾了半个小时,她已气喘嘘嘘,她的淫液流到我身身上又把沙发淋湿一大片,扒到我身上一阵阵抽缩。





  “我不行啦!你咋还不放呢?”





  我说:“正常情况下,女人干我,我是放不了水的,何况是第二次,再说你的逼这么多人干过,又生过孩子的!刚才你还说你刚适应我的鸡巴我就放了吗?让我没面子,这次我非干死你不可!”





  “起来!扒在沙发上,我不把你的骚逼打乱才怪?”





  她照做了,我从后面插进她的骚逼,慢慢的抽插起来,我这时有意把她的淫液往她后门里塞,用食指扣后门,也能插进去了,我开始在她洞里加速,没几下她就求饶了。





  “停一下!我实在不行啦!”





  其实她不求饶我也快放了,但嘴里却说:“你也知道求饶啊?刚才还说我咋这么快呢?”





  “不说了!不说了!我投降!累死我了,干死我了!”





  “你的洞我怎么打都不会放水的,让我试试后门吧!后门紧些,收缩性小,容易放水些。”





  “哪好吧!你轻点,你的鸡巴太大,我的后洞可是处女洞哦!”





  得到允许,我抽出鸡巴,再把她阴道的淫液抠着往后门里抹,然后用鸡巴顶住后门口,顶了两下还真顶不进去,确实是处后洞。





  我说:“你放松啊!”





  “咋放松啊!”情急之下,我抽出一只手在她腋窝里掏了一下,同时我屁股往前一顶,进去了!





  她大叫一声:“蛙!痛死我啦!”随即伸出一只手顶着我肚皮!想限制我继续进入,但没往后推我,既然进去了,我就不急了,停了好一会,她拿开了顶我肚子的手,应该是要我继续进入了吧!我慢慢的往前顶,然后我抽出0。5CM顶进1CM,十几次后终于连根进入。





  我停了一会开始正常抽插,由于后洞确实紧很多,又粗糙些,再加上刚才已差不多要放水了,只抽插了四、五十次我就不行了,勐抽几下,我也大吼几声,又把千军万马灌进她后门。





  休息一会后,我看时间,快19:00了,我说:“冲洗一下,出去吃饭吧!”





  出门前,我问她:“吃过饭后,还来吗?”





  “为什么不来?你找我要钱吗?要钱我也会来啊!从来没人干我这么爽?”





  “你不怕我把你干死吗?不允许投降哦!”





  “放心吧!我受不了时就把你的鸡巴塞到后门去,你一下子就完了!我还没听过女人在男人面投降的!”





  “好的!反正全厂放假三天,我们大把时间,我们都好好满足一下!”

蕊是小学的舞蹈教师,年龄比我大七、八岁,人长得不错,身材更是十分出众,教没几年书已经艳名远播,吸引了一大堆裙下之臣。按理条件这么好,应该嫁得个好人家,只不过为了移民拿绿卡,嫁了个六十多岁的美国老头,我都替她感到不值。

她是我妈的同事,跟我妈挺熟,整天来我家串门,近几年又迷上了少奶奶的玩艺:麻雀,三天两头来找我妈开台。而且她虽然喜欢我,不过只把我看成小孩,老是跟我玩一些幼稚的游戏,我已十七岁,对她的态度越来越不耐烦,终于决定整她一次大的。

这天她又来找我妈打麻雀,刚巧我爸陪我妈回娘家了,要几天才回来,我看机会难逢,忙骗她说妈不久就回来,又半撒娇地叫她陪我玩,把她留了下来。

今天阿蕊穿着一件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毛衣,包得密密实实。但仍掩不住她浮凸的身材,我看着她的样子不断暗笑,想一会儿就把你剥得光秃秃的,看你还神气甚么。

我知道她最近喜欢打麻雀,就拿出副麻雀在她面前晃,她眼睛一亮,又马上叹道可惜人不齐,玩不了,我跟她说可以玩二人麻雀,她又说她不会玩,我便教她玩,不一会她便学会了。我看时机到了,便假装太闷,说不玩,阿蕊正玩得入迷,哪肯放我走。我便要求赌钱,阿蕊见自己身上有不少钱,又认为我是小孩子,玩钱不会有多高明,就先批评道小孩子不应该玩钱,又转弯抹角地说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我暗地里笑破肚,表面却无动于衷。好像我陪她玩一样。

玩不到几圈,阿蕊已输了了大半钱,可能教师都不大赌钱吧,一赌输了便眼红,阿蕊更加脸都红了,这时我刚好接了个电话,同学叫我出去打球,我故意大声和同学讲电话,让她知道我就要出门了。

果然她一见我要走,就着急起来,她知道我是牛脾气,一定不肯把钱还她,于是便急着把钱赢回来,要求加大赌注。当然正中我的下怀。我欣然同意,又要求玩二十一点,说这样快点,因为我着出门,她输起钱来还真天不怕地不怕,没几铺她已经把钱输光了,我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,暗暗好笑。她好像还想耍赖,要我把钱还她,我当然不肯。见她急得要哭的样子,我知道机会来了,便说你可以拿首饰和衣服当钱,每样当二千块,她还有点迟疑,我又装着要走,她连忙扑过来拉着我的手,又连声同意,她拉着我的时候,弯下身来,屁股摇得高高的,像个淫妇似的,我的老二一下子醒了。

我又故意和她拉拉扯扯,乘机摸她几下屁股和胸脯,她也没注意那么多。见到大我七、八岁的阿蕊被我玩弄在手中,我心里得意极了。其实做庄怎么可能输钱呢,于是又玩了几铺,阿蕊已经输光了首饰,把鞋子、丝袜和毛衣都输给我了。我见她迟疑着要不要赌下去,便说衣服可以当五千块计,她一下子答应了,还怕我反悔,我算准了若她赢了肯定要回钱而不要回衣服,她以为走之前我一定会把衣服还她,只不过她不知道还是会还,不过要等我上了她再说。

果然不出所料,阿蕊一赢就要回钱,一输就脱衣服,没过几铺,钱非但赢得不多,还把连衣裙和束腰输了给我,身上很快就脱得剩下奶罩和底裤了,她还没发觉,一个劲要我派牌,我见春光无限,当然有多慢派多慢,看她慢慢脱才过,而且脱太快我也怕她会起疑,见到她竟为了钱在比她小的我面前脱衣服,我高兴之又有些叹息,然而这场脱衣舞太刺激了。

见到自己已到了最后底线,阿蕊又开始迟疑了,再脱下去自己便光着身子了,一见如此,我决定开始办正事了。我对她说我拿赢回来的三万块钱和所有首衣物,赌她的奶罩和内裤,又说服她说输了最多让我看见她的身体,赢了她便可以走人,也许是输红了眼,或者把我当对女性身体有好奇的小毛孩,她竟然同意了,我几乎要高兴得跳起来,表面仍然装着因为时间而让步。

不用说,会出千的我怎么可能会输呢?不过阿蕊却惨了,起初她不肯脱,还企图以长辈的名义要我把东西还她,不过我硬是把她的奶罩和内裤剥了下来,一来她不够我大力,二来她又不好意思和小孩子耍赖皮,于是一丝不挂的她拼命缩成一团,尝试遮掩自己的身体,老是露出阴毛和乳头,她害羞得脸也红了,看到她那唿之欲出的身材,我的老二快要破裤而出了。除了我妈以外,我还没看过几个女人的身体,而阿蕊的绝对是一个极品。特别是那对奶子和屁股,摸上去肯定特弹手。

接着我又进行下一步的计划,我大笑着捧着赢回来的钱和东西要走,阿蕊急得要哭了,可是她又不肯在我这所谓的小孩面前掉眼泪,这时她也顾不上遮掩自己的身体了,忙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,这时一屋春色一瞰无遗,高起坚挺的乳峰,稀疏的阴毛,浑圆的屁股,修长雪白的大腿,我看得直吞口水。而我仍不动声色,打算彻底玩弄她,我说你什么都没了,还想拿甚么玩,阿蕊也说不出话来,只是不让我走,我顾意和她多拉扯几下,她的奶子和身体免不得碰到我,她的脸更红了,但其时她也顾不上那么多。

我看时机到了,便说有一个折衷的办法,一铺定胜负,她赢了便拿回所有东西,输了只要陪我玩一个游戏便行了,花不了多少时间。而东西照样还她,她一听眼睛又亮了,大概她以为小孩子想不出什么危险东西吧,又可无偿拿回她的东西。她马上同意了。看到她上了钓,我高兴极了,而她也因为可以拿回东西而高兴。

结果当然是她输。不过她也不大担心,只催我快玩游戏,好拿回自己的东西,而在我耳里,就好像叫我快点她一样。我自然当仁不让。我叫她打开双手,上身贴在餐桌上趴着。这时阿蕊又死都不肯了,因为一趴下,后面的浪穴就正对着我,这道理我一早知道,只是没料到她输得晕头转向,竟也可以考虑到这点。

我一个劲地问她为什么,她又不好意思开口,只是叫我先还她衣服再玩,到了这地步,她还为了保持一点点的淑女样子,死也不肯趴下。终于讨价还价之下,我把内裤还她,让她遮一下羞,我看着她把内裤穿上,尻缝若隐若现的样子,心想:不用多久你不是一样要脱下来。你要不肯,就由我来帮你扒下。

于是她穿上内裤,伏在桌上,也许她自己也意识不到,那姿势和一个等待男人的荡妇一模一样,我看到这里,几乎要失控了,不过我勉力克制住自己,要她数一百下,之后便来找我。当然她不可能数完一百下。

阿蕊笑了,她本来以为又要干什么令她羞耻的事,她的戒心一下子没了大半,本来她对我开始有防备,现在我在她心目中又变回了小孩子。于是她开始数数,我也开始躲进房里脱衣服,也许是迫不及待想操她吧,我衣服脱得特快。也许是高兴吧,阿蕊数得特大声,她的声音很好听,不过在我耳里,这些就是悦耳的叫床声。

阿蕊没数完三十下我已经脱光衣服,悄悄来到她背后。阿蕊还一个劲地在数数,于是我蹲下来慢慢欣赏她的浪穴,可能是刚才和我几下拉扯,她的内裤已经有点湿润,我决定来一次粗暴的。好好给她一个惊喜。在阿蕊数到五十下时,我突然一下子把阿蕊的内裤一下扯到膝盖下来,阿蕊惊叫一声,想爬起身来,但我飞快地按住她双手,又用脚拨开她的双脚,这时阿蕊的秘穴已清楚地摆在我面前,等待我的插入,阿蕊这时的姿势就像一个折了腰的大字形,我想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摆出那么的姿势吧,我把大鸡巴对准她的浪穴,狠狠地插了进去。于是她还来不及起身便惨叫一声,我的大鸡巴已经插进了她的浪穴中。飞快地按住她双手,又用脚拨开她的双脚,这时阿蕊的秘穴已清楚地摆在我面。

阿蕊长这么大,除了自己老公外,别的男人的身体都不多见,哪里试过给别人过,不禁手足无措,她一慌张,力气也没了大半,嘴里直叫道:「不要!求求你!!快拔出来!!啊!!!!好痛!!啊??呀!救命啊!!!啊??痛死了!快拔出来啊!!啊呀?。」

她虽然拼命想转过身来,但两只打开的手被我按着,只能拼命摇动屁股,想摆脱我的抽插,她老公的玩意明显比我小多了,因此她的浪穴还很小,把我的鸡巴包得紧紧的。干起来感觉特好。我兴奋极了,拼命抽插,阿蕊也不断惨叫,后来她渐渐镇定下来,知道我花那么多时间诱她上钩,不会轻易放过她,于是她想用我妈来威胁我,一边哼叫一边说她是我的阿姨,比我大一辈,我和她做爱是乱伦,要是我妈现在回来非打死我不可。

我笑道:「我妈迟早也要给我的,而且我妈正在十万八千里外,起码要几小天才回来,要我妈真回来也不会打我,最多只会说你这小淫娃引诱我而已。」

她又说是有罪的,我这样做要坐牢,我差点笑得说不出话来,我说:「衣服也是你自己脱的,要是我硬扯下来的,怎会连个扣子都没掉,怎能说是啊,不明摆着你诱我嘛?说,谁信啊?」 

阿蕊有些绝望了,也再说不出话来,因为浪穴给我插得疼痛不堪,只能连连惨叫,不过她继续挣扎,只是力气越来越小,而她上身也被我按住,只能乱摇屁股而已。到后来她有点认命了,只是象徵性摇着屁股,嚎哭也变成抽泣,我看她的浪穴越来越湿,淫水都顺着脚流到地上,知道她想要了,就把她转过身来,把她的脚叉开抬起来,面对面地抽插。阿蕊虽然不大反抗,但仍是闭着眼睛抽泣。

刚才好一阵子,她都背着我,没有摸到她的奶子,现在还不摸个够,我抓着她的奶子,一面有节奏地抽插,到后来阿蕊的屁股也开始一上一下配合我,我大笑道:「小浪货,不是说不要吗?怎又配合得那么好?看看你那骚穴,淫水都流地上了。」阿蕊脸更红了,眼睛也闭得更紧,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觉地跟着节奏摆动。

t我有意要她张开眼睛,而且她不开口浪叫也让我有气,于是我把早就准备好的春药抹在她的穴上,把鸡巴拔了出来,等着看好戏。阿蕊正在享受中,一下子没了我的鸡巴,好像整个人空了一般,她奇怪地张开眼睛,却一下子看到自己张开大腿,屁股还在一上一下摇动,身体四脚朝天地半躺在桌上,我却在一边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的浪穴,看到自己的样子,她不禁惊叫一声,忙合上腿,直起身来坐在桌上,双手又捧着奶子,坐在桌上不知如何是好。只是眼睛一打开,便不敢合上了,她怕我又会做甚么,但是又不敢望我那高高举起的老二。

于是我们俩人便光着身子互望对方。不过一分,那春药开始生效了,阿蕊也不知道,只觉下身越来越骚痒,开始她夹着大腿不断摩擦,但下身的痒越来越难忍,淫水越流越多,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渍,到后来双手不得不从奶子上转移到浪穴,可能阿蕊平常没试过手淫吧,双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,但骚痒却越来越厉害,她双手着急地在浪穴上乱掐,嘴里也开始「嗯嗯」地呻吟起来。那时她仍有些害羞,不愿让我看见她的奶子,于是她向前趴下,把一对大奶子贴在桌上,但这样子却使她看起来像只母狗一样伏在桌上,头和脸贴着桌子,雪白的屁股高高抬起,双手不断在浪穴上乱按。阿蕊的神智开始给性欲占据了,她嘴里越叫越大声,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会叫这么大声,简直是忘情地浪叫。

我看得性起,马上回房拿了个相机"onmouseout=thisclassName="inline-search-anchor"onmouseover=thisclassName="inline-search-anchor-hover"alt=Moreon[数码相机]>数码相机,把她那样子照了下来,我知道这几张相片以后还可以给我带来大把甜头。照完相,阿蕊还在那里自慰个没完没把刚才两腿间的内裤都给脱了下来,看来平时她「老」公没把她喂饱,现在一次性全爆发了。

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阿蕊,一个良家妇女,出落得那么漂亮,而且职业又是高尚的教师,现在却被我搞得连母狗都不如。于是我决定补偿一下阿蕊,帮她老公一个忙把阿蕊喂饱。我把阿蕊抱起来,她连反抗的空闲也没有,双手忙着自慰,于是我毫无困难地把她抱到床上,我怀里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美女,一只手抓着柔嫩的屁股,一只手揽着温香的背,掌心半扣着她半个奶子,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兴奋。

我把阿蕊放到床上,决心让她来一次真正的「叫床」。阿蕊早已全身无力,我先把阿蕊的手从浪穴上拿开,她马上难受地呜叫起来,我又打开她的双脚,在浪穴上轻轻地吹气,阿蕊更加难受了,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,淫水也更加泛滥,我看是时候了,就问她:「要不要?嗯?」她似是而非地点头又摇头,于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气,她终于忍不住了,涨红了脸,小声说:「要,要。」我假装听不到,说「什么?没听到。要什么?」她完全投降了,闭着眼睛小声又说:「要……要……我要…鸡巴……求你…给我…嗯……嗯。」

我乐极了,又逗她说:「说大声点,你是不是小淫娃?」

她的浪穴已经骚痒到了极限,现在她再不顾甚么淑女的仪态了,连声呜咽着说:「是是……我是…小…淫娃……快…快插…快插……求求你……用力插……插死我吧……求求你…我要……快插我啊……嗯??唿唿。」

我还有意再逗她一下:「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?现在怎又要了?小淫娃,还敢把我看成小孩子吗?」

阿蕊痛苦地扭着身体,断断续续地说:「不是……不敢了……好弟弟……我要……我错了……嗯……嗯????呜????啊……求求你……插一插……插进来……插进来……你要怎样插都行……啊……好难受……给我……求求你……求。」

我一听又有气:「什么弟弟!小淫娃,叫哥哥!」阿蕊终于把最后一点尊严也放下了,大声哭求道:「好哥哥……好…哥哥……求求你……快插…快插小淫娃……阿蕊难受死了……嗯。」

我笑道:「要我干你也行,先来舔我的鸡巴。」

阿蕊迫不及待地含住我的鸡巴,舔了起来,我也想不到她如此干脆,看来她真是饿坏了,一边含我的鸡巴,一边手淫。我看得性起,一把抓起她的头发,对着她的口勐,看到阿蕊痛苦的样子,我快活极了。可以有一个美女教师跟你口交,不是每人都有的福份。

至此我终于完全达到了报复的目的,我决定大干一场了。我把阿蕊的屁股抬起来,将大鸡巴对准她的浪穴,阿蕊十分配合地把双腿张开,可能是渴过度,她的腿张得快成一字码了,我笑道:「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小淫娃,没白教了舞蹈啊,腿张得那么开,别人可没那本事。」

阿蕊脸红了一红没讲话。于是我不再客气,鸡巴应邀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穴里,阿蕊大叫一声,手舞足蹈起来,只是之后她又马上由大叫变成了哼叫,我又有气了,于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来,又在她奶头上又搓又拉,阿蕊痛得大叫起来,不过这一来她就合不上嘴了,嘴里一直浪叫,阿蕊不愧是当教师的,叫床都比别人强,不同于一般的啊啊声,阿蕊叫床声不但更悦耳,也多元化多了:「啊??啊??好??嗯??哎呀?好??不要???喔?????????????唔唔???啊…啊…啊…啊…我要…要哇?好哇??哎求你轻点?J啊啊??插死我了??啊??我要死了??唔???不行了?……不行了??要了??呀??唔!……咳咳……咳咳……啊???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」

阿蕊一叫起床来就全情投入,阿蕊虽然叫得卖力,却不够销魂,好在她声音好听,身材也一流,己经补足有了,她几次叫得透不过气来,要我在她胸前又拍又揉才回过气来。她的屁股也越抬越高,双脚伸到天上去了,这时连我也不大相信眼前一丝不挂的女娃就是平时斯斯文文,为人师表,连低胸装和迷你裙也不多穿的阿蕊。于是从此我知道,只要催起女人的情欲来,圣女也可以变成荡妇。这也间中促成了我和母亲和其女人的情事。

话说回来,阿蕊可能是性能力较弱,不到半小时已了三次身,也晕了一次,只是我还有大把「能量」剩,不能就此放她走,阿蕊虽了身,却更加浪了,她已经给我得神智不清,但是还不断浪叫,我们在床上也换了姿势,阿蕊狗爬式地趴着,我托着她的腰抽插。没多久,阿蕊又高潮了,她的屁股拼命乱颤,叫声也惊天动地,好在我家那里是独立式别墅,隔音又好,否则别人准以为在杀母狗。没插多几下,阿蕊摆了几下屁股,又了,只是几次,她的阴精已没有之前那么多了。阿蕊完身,整个人都软了,趴在床上又晕了过去。我却还十分苦恼,只好慢抽慢插,把阿蕊渐渐又弄醒了,阿蕊一醒,我干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插,阿蕊情欲又来了,她又开始浪叫:「唔??唔??啊??好?啊??啊…啊…啊…好好……啊…啊…啊。」

也许是贪享受,她的叫声没那么多变化了,只是随着我的一抽一插有节奏地叫,屁股也上下摆动,身子却没力地靠在我身上,她的两个奶子十分柔软,靠在我胸前时我人都酥了,于是我更加兴奋,抽插也更加卖力。没抽多几十下,阿蕊又去了,整个人抱着我不断喘气,我却还要继续抽插,此时阿蕊有气无力地哀求道:「我不行了,不要再来了,我要死了,你插别人吧……唿…唿。」

这时我妈远在十万八千里外,除了阿蕊,哪有人可以给我降火,而阿蕊的哀求也激起了我的兽性,我抱起阿蕊就往厕所走去,而我的大鸡巴仍留在阿蕊的浪穴里,阿蕊似乎也捨不得离开我的大鸡巴,除了双手抱紧我,屁股也仍机械性地在摆动,我说:「嘴里说不要,怎么还把我的鸡巴夹那么紧……你这浪货……多久没碰过男人了?你这母狗,看我怎么教训你。」

阿蕊现在哪还有半点羞耻心,她对我越抱越紧,屁股也加快节奏摆动,看来她又要了,我哪有让她那么便宜就到高潮,一下子把鸡巴抽了出来,阿蕊刚快到高潮,身体里却没了我的南傍国,那份难受就别提了,只见她双手拼命找我的鸡巴,嘴里又哭求到:「别,别……求求你,好哥哥,求求你,插啊……亲哥哥……插我……唔…求求你……你要怎样都行……呜呜……求求你…插我……啊……干啊。」

我故意说:「插哪儿啊,我可不知道?」  

阿蕊一边喘气一边求道:「插……插我……插我下面……我的……我的……我的阴户……求求你……快点……插我的骚穴……呜。」

想不到身为教师的阿蕊嘴里竟说出这么贱的话来,我真后悔没把她的话给录下来,看她那可怜样我心又软了,我把她的脸按到厕所板上,高高抬起她的屁股,让她又像只母狗般趴着了,我对着她我肉穴又开始毫不怜香惜玉地勐抽勐插,阿蕊马上好像复活了般大叫起来,没几下她又了。而我却不再手软,抱着她软下去的腰继续勐,在我这样的虐待下,阿蕊又叫得死去活来,在十几分内又了两次,第二次更又晕了,我这时正快要到高潮,哪能让她像死狗般没反应,于是我不得不把她抱回床上,再慢慢抽插,一边揉着她的奶子,一边对着她的耳朵吹气,好歹把她弄醒,谁知她一醒便又大叫起来:「啊…啊……我疯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又要去了……好哇……亲哥哥……再来。」

我见如此,也一鼓气加快速度抽插,阿蕊声音也史无前例地大,叫得声音都册有些沙哑了,最后我龟头一阵动,一股精便如山洪般射在她浪穴里,而阿蕊让我的浓精一烫,也了,躺在我身边昏了过去。

这一仗从下午两三点干到日近黄昏,阿蕊也了七、八次,溷身上下都是自己流的唾液和阴精,样子不堪,我望着身边的睡着的阿蕊,只觉越看越可爱,我知道要使阿蕊完全对我百依百顺单靠床上功夫是不行的,我决定连她的心也赢取。我温柔地摸着阿蕊的身体,轻轻地吻她,没多久阿蕊醒来了,见到自己赤裸裸地躺在我身旁,马上想起刚才的事,本来已被我干得泛白的脸马上变成红苹果,她背过身去泣起来,但是却没有抗拒我的拂摸,我轻声地不断安慰她,她却越哭越大声了,现在我们的身份好像调转了,变成我这个年龄小的亲哥哥在安慰她这个「小妹妹」。

过了一阵子,我不大耐烦了,一把把她抱过来,吓她说:「是不是要我再干你一次才听话?」这招果然灵验,阿蕊由号啕大哭变成趴在我胸前抽泣,我又不断讲她老公的坏处,说:「刚才你浪成那样,准是平时老公有心无力,没能满足你,要是过两年他两腿一伸,你不守活寡了?还是跟他离婚,在这里做个快活人算了。」阿蕊给我说中要害,顿时沉默不语。

我一看真奏效了,又连连说些甜言蜜语,同时又说:「你现在是我的人了,跑也跑不掉,我手上还有些相片,要不听话就……」在我的威逼利诱下,阿蕊终ss于屈服了,她虽然不说话,但已伸手抱着我的腰,我知道她是我的了。 

天已开始暗下来,我叫她今晚在我家过夜,她迟疑了一下同意了,于是她赤着身子下床拿电话,我乘机又摸了摸她的奶子,谁知她一动就叫痛,我问她哪里痛,她红着脸说下身,我笑道:「是不是小浪穴啊?来让我看看。」她还有点害羞,不肯打开腿,我笑说:「刚才把腿张那么大,又忘啦?」她嗔道是我计局害她,我又笑道:「没我害你,你哪能叫那么浪。」 

最终我还是要扒开她的大腿,只见原来粉红色的浪穴已给我插得又红又肿。我把手指在裂缝上摩擦了几下,阿蕊人又软了,口里也开始哼叫,看来阿蕊还给人得少,太敏感了。我笑说:「现在先别发浪,晚上再好好调教你。」阿蕊脸又红了,但她没说话,只是一下床她就脚步不稳,看来是给我干得脚软了。我忙扶住她,抱她回床,笑道:「小淫娃,连离开床一下都捨不得啊?」现在阿蕊已对我百依百顺,我说什么她都不回嘴。

我回客厅拿了手提电话便回到床上,看着阿蕊一丝不挂缩在我怀里打电话给老公说不回家睡,真是别有一番乐趣晚饭自然是阿蕊做的,我故意不把下身的衣服还给她,看阿蕊只穿一件毛衣,雪白的屁股一晃一晃的样子,我有种莫名的兴奋。

吃完晚饭,洗完澡,自然是要再温存一番,只是刚才阿蕊是给我霸王硬上弓,现在却是半推半就,一番湿吻和揉搓,阿蕊已开始发情了。我抱着阿蕊又放在桌上,她的毛衣还没脱下来,不过下身却赤裸裸的,雪白的大腿八字形打开,红通通的浪穴又有些湿润了,阿蕊看来还有点害羞,不过我知道,她一开战就发浪的。谁知我的鸡巴一插进去,阿蕊便连连惨唿,插了几下,虽然她的浪穴已开始流水,不过阿蕊还是叫痛,我见浪穴已开始充血,知道下午干狠了,今天晚上无论如何干不成,于是我决定插阿蕊的后庭,但我故意不告诉阿蕊,我知道阿蕊很怕痛,而且她多少是个教师,一定不肯玩变态的游戏,而我现在大鸡巴扯得我特难受,要插不成后庭,就算把阿蕊干死也要她浪穴。而且现在正好给阿蕊上多一课,让她对做爱有些新观念,以后我就不Call她,也会自动送上门来找我玩。

那时阿蕊也不知如何是好,虽然心里想给我插,可是我一插她又痛。我见如此,便说:「我帮你自慰,不会很痛。」阿蕊一听又想起下午的事,脸又变得红,看来她连自慰都有些抗拒。我干脆不管她手的抗拒,一只手到她我毛衣内,翻开她的奶罩,不断揉搓她的奶子和奶头,一只手在她两腿间轻轻摩擦,很快阿蕊的唿吸急促起来,口里也开始呻吟,这次她的叫床声有了进步,越叫越柔媚入骨。

我见她开始浪了,便叫她帮我吹,她这时却死都不肯了,我笑说:「下午吹得那么起劲,现在又扮淑女啦?」说着我的手也停了下来,这时阿蕊已没了我不行,她知道我说什么,她都得照办,于是乖乖含着我的鸡巴,舔了起来。她技术虽然不好,我也不理那么多,我们两人成69式,各有各忙,我撑开她双脚,一边用手指逗她的骚,一边用另一只手在她肛门上绞弄,又轻轻抽插,帮她热「肛」。

阿蕊也不知我在弄哪,只是下身越来越骚痒,这时她已顾不得舔我的鸡巴,张开口就大声呻吟,只是我的鸡巴还留在她嘴里,叫起来时,在我耳里便成了「呜……呜…。」的声音,我见调教顺利,便继续加大力度。阿蕊叫得越来越浪了,把我的鸡巴吐了出来,不顾一切地大叫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…好…好痒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啊??……继续……啊。」她的浪穴也流出越来越多的淫水。

我把淫水抹到肛门上润滑一下,见可以进入了,于是突然停下手的动作,坐起身来,不知如何,我特别喜欢比我大的人求我,也喜欢把女人当母狗般玩弄。

阿蕊忍不住了,又哭又叫:「求求你……亲哥哥……好哥哥??……唔……插我……帮我……我难受死了……求你插小淫娃……啊…唔。」又不住地舔我的鸡巴。 

我故意拿话刺激她:「你现在不是小淫娃了,你是一只母狗,母狗该有母狗的姿势,你知道该怎么摆吗?」

阿蕊的手虽然在阴户上不断搓弄,只是她不得其法,反而越弄越痒,她不得不哭求道:「是是……唔唔唔……求求你帮我杀杀痒…我是…我是……啊啊…我是母狗啊…呜呜。」她忙不迭地转过身来,趴在床上,屁股抬得高高的,一摇一摇等着我插。我笑骂道:「看你那淫样,该把你现在那样子照下来,派给你的学生看。」

阿蕊似乎已神智不清,还一个劲说:「好好……快插…亲哥哥…快插我……我,你要怎样都行啊……快我。」平时文雅清秀的教师样子早已荡然无存,现在的阿蕊只是一个满口淫话,伸脚等的女人。我再不客气,一把抱起她的屁股,大鸡巴抵着她的后庭,一下子送了进去一半,阿蕊哪里料到我插的不是浪穴,一下子杀猪般嚎了起来:「啊???……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插啊…插前面……痛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。」

她的后庭还真小,把我的鸡巴束得紧紧的,插起来感觉更好,我不管她的哭叫,一点也不怜香惜玉,只是一个劲地抽插,阿蕊拼命拍打床铺,也继续惨叫:「哎呀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痛死了……呜……嗯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啊……不行了。」阿蕊下午给我可能惨了,于是没几十下她就了,她的后庭也流了些夹着血丝的淫水,插起来更加舒服,我一气地她,她开始适应我的抽插,惨叫也变成了浪荡的叫床,只是间中杂着几声「不要」,没过多久她已晕了四、五次,但每次一醒就继续叫床,到后来阿蕊的叫声开始弱了下去,脸也开始泛白了,屁股也不大动,只是她还是一个劲叫好。

阿蕊又晕了一次,我开始着慌,怕真把她死了,于是我放慢速度,改为一深五浅地抽插,又是掐人中,又是吻她,摸她……好容易把她弄醒了,她一醒又浪叫起来,但又一边哭求:「嗯……啊…啊……啊………………饶了我吧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啊…我又要去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啊。」

我这时也要到高潮了,我说:「你忍着点……我也要去了。」阿蕊还在哼叫,没几下她的屁股动了动,又了。她又晕了过去。我这时加快速度,勐抽勐插,对她的奶子大力揉搓。终于龟头一阵酥麻,射在她肛门内,她被我的阳精炙,也悠悠的醒了过来,伏在我怀里只是喘气。

这天以后,阿蕊有一个多月没来了,听说她正在跟老公办离婚手续,可能也是这天元气大伤,吓坏了,不过我知道她迟早会再来,她忘不了跟我的这次温存。

一天我正在院子里晒太阳,我妈也正在改功课,只听一阵子按门的声音,H跟着便听到阿蕊的声音:「王老师在吗??Jason?(我的英文名)」

我一弹而起,一开门,果然是阿蕊,她明显穿得性感多了,虽然衣服的领口没那么低,但至少是露出一对白嫩的手臂,也穿了一条迷你裙,我妈还在房里没出来,叫我先招唿她,我乘机问她:「有没有带奶罩?」她红了红脸没答话,但终于也摇了一下头,我乐极了,知道她是专程找我的大鸡巴来了,于是我又笑着小声说:「好嘛!一会儿便脱得快,你穿迷你裙也是贪这个吧,一扯下来就ready了……哈哈……怎么……有没有想着我的大鸡巴?小淫娃…不,是小母狗才对…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还记得吧?……你不是在我这学了不少招式吗,有没有教你的舞蹈学生怎么自慰?嗯?……或是肛交?」

阿蕊更难为情了,红着脸垂下头不敢说话,我又伸手到她裙下,把她的内裤扯下一截,在她的浪穴上轻轻摩擦,阿蕊吓坏了,又怕惊动我妈,只能不断尝试把我的手退下来,但我哪有那么容易放弃,吓唬她说要反抗的话,我现在就扯下她的裙子干她。阿蕊果然不敢再反抗,由得我在她下身乱搞。我不断加大动作,由一只手指改为三只,又在她浪穴里不断抽插。

阿蕊经过我上次的调教,身体明显敏感多了,没一会儿她便唿吸急促,双手不断隔着衣服揉搓自己的奶子,坐着的身子也变成半躺着,双腿越张越开,口里也轻声呻吟起来。她怕我妈看见,哭丧着脸求我别再弄。我知道再弄她就欲罢不能了,这时我妈的脚步声也响起来,我马上停止动作,阿蕊却狼狈死了,她虽然马上坐起来,却来不及把内裤拉上去,只好夹紧双腿坐着,也不敢挪位,因为她的裙子下面己湿了一大片,淫水都滴到沙发上了。

我妈见她脸色红,双脚夹得紧紧的,又坐直直的,还以为她哪儿不舒服,在问长问短,阿蕊支支吾吾地说没什么不妥,我在旁边差点笑得合不拢嘴。我妈知道我爱和阿蕊开玩笑,也放下心来,但仍弯下腰来问多一次。我妈在家常穿背心,虽然阿蕊来后她套上一件外套,但都没扣扣子,一弯下腰来,不但乳沟让我看得一清二楚,一对大奶子都露出了半个,把我诱得直流口水,我妈本来就是个美人,中学时代还是个校花,不比现在的阿蕊弱,而性能力肯定强过阿蕊,我突发奇想,记得我上次的春药还用剩些,我决定实行一个计划,顺利的话,不但阿蕊要给我个够,我妈也得在床上发浪。只是我妈平时是个特传统的女人,从不越雷池半步,要她只怕有些困难。

所谓色胆包天,我想我爸这么多个月不在,我妈可能也饿坏了,于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。而且我妈平时胆小怕事,即使发现我的计划,也最多骂我几句,我马上开始付诸行动。

我知道阿蕊是专程来找我的,所以我并不着急,只等待我妈走开的机会。

没多久,机会来了。我妈要去买菜煮晚饭,她叫阿蕊留下吃饭,阿蕊自然当仁不让,只是她一边和我妈讲话,一边暗暗摩擦大腿,好在我妈却也没发觉,妈咪刚出门,阿蕊就忍不住了,立即躺在沙发上自慰起来,双腿曲着张开,手也伸到衣服里摸自己的奶子,我一见不禁笑了:「不错嘛……小母狗。在家练多久了?」

阿蕊现在似乎已习惯了「母狗」的称号,一边喘气一边说:「唔…唔……啊啊……呵……呵……快点……来…。」

我看她那么想要,心想她的浪穴八成一个多月来都没给人过了,看来阿蕊还是挺专一的,一点也不滥。我笑道:「想要吗?知道该怎么做吧?」阿蕊果然听话,虽然骚痒难当,但为了我的大鸡巴能插进她的浪穴,马上迅速地扒衣服,不一会便脱得光熘熘地,她又照样狗趴式爬在沙发上,翘起屁股,嘴里哀求道:「好哥哥……亲哥哥……插进来……求求你插一插小淫娃的骚啊。」

我高兴地说:「唔,好!不愧是一只母狗,该奖励一下你。」

我看阿蕊的浪穴已准备就绪了,于是脱了衣服,把大鸡巴狠狠插了进阿蕊的阴户,这次阿蕊没上次那么痛了,只是她开始还是喊痛,没一会她便浪叫起来,她为了我插得用力点,叫起床来特别卖力:「啊…啊……啊啊…啊……啊…啊。」
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淫荡人妻

淫荡人妻
点击:106306-2702:28出差回家看见老婆与老板床上激战
点击:74802-2120:10妻子在楼下1
点击:57203-2311:01叫老婆帮朋友重振雄风
点击:56504-1713:53爆乳少妇雅婷
点击:67803-2612:01背着老公去按摩
点击:39104-2215:05居中年妇人
点击:38004-1417:27失忆的美妻
点击:37205-1619:44老婆出轨
点击:38404-1417:28熟妇女佣
点击:64303-2311:06帮小姨子全过程
点击:72404-0116:41性欲极强的母女
点击:142206-0201:16媳妇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1
点击:27405-2813:27偷人妻小屄
点击:122906-1802:29老婆的旅行与大杂交1
点击:47403-3117:46贤慧的妈妈
点击:65507-0102:24我终于进入了朋友之妻的身体
点击:40604-0319:03屈辱少妇
点击:62503-2510:24参加朋友的婚礼
点击:39404-1417:28少妇的故事
点击:53003-3117:43邻居生了我的孩子
点击:98611-2509:55【我终于进入了朋友之妻的身体】
点击:57104-2214:58我和一家女人的交欢
点击:58204-2215:08人妻做家教
点击:67302-0409:17结婚七年,罪与泪,妻子的沉沦路1
点击:67107-0502:55饿狼似虎的姨妈
点击:65007-0402:23我和同学妈妈真挚的爱情
点击:75503-3117:50嫂嫂弯下身子让我干
点击:62603-3117:46媚妻俱乐部
点击:53003-2311:06女医生帮我
点击:56004-1417:29丰满的大龄熟妇
点击:50403-2413:23公开的出轨
点击:50104-0717:10同学的性奴
点击:59507-0202:36换妻的乐趣
点击:91506-3000:55第一章失身的新婚少妇
点击:92807-0202:32姐夫操我妻我也操他妻
点击:37705-0401:25今晚我把自己献给了初恋男友
点击:45404-0616:41娇妻的初次
点击:63607-0502:55我的博士老婆
点击:62107-0402:25淫贱妻媛媛1
点击:63603-2311:08离婚少妇麻将就是厉害
点击:72602-2120:06私人会所蒙面舞会遇到友妻下
点击:62704-1713:55当老公不在家
点击:139111-2403:33【操朋友的妻子和小姨子】
点击:73503-3010:38女友的多P经历
点击:65804-0814:42漂亮的空姐在别的男人跨下呻吟
点击:65904-0616:45合租的换妻
点击:61104-1417:26银行里的妈妈们
点击:68007-0202:35替美丽怀孕少妇修电脑修到上床
点击:62103-0611:48偷欢偶遇女友在隔壁跟别的男人做爱
点击:50004-2215:09人妻做家教2
点击:41104-1713:54偶遇家庭主妇茵茵
点击:83707-0402:26下属的骚妻
点击:55304-0319:05替房东照顾老婆
点击:67207-0202:35老婆主导的夫妻交换派对
点击:55604-0717:11为家庭为生活,朋友求我他老婆
点击:58503-3117:41淫俏媳妇
点击:67503-2311:02我老公的朋友让我懂得
点击:174806-1802:29被人操翻的新娘
点击:48904-0220:04出卖美妻给日本人
点击:66107-0402:24少妇的打工和性爱过程
TOP反馈